大头龙仔Blog

A strong man can save himself. A great man can save another.

不要把教师困在厕所里(转)

| Comments

via: http://blog.lbxixiao.com/u/35/archives/2011/149.html

引子:笑话《困在厕所里的老师》——一日上课,一学生要求上厕所,老师觉影响课堂秩序,不准。结果尿于裤中。家长状告教育部门:该老师违反人权,剥夺学生如厕权利,应严惩之;又一日上课,一学生要求如厕,老师准之。谁知该生滑倒在厕所。家长状告教育部门:课堂期间擅自让学生离开课室,导致学生受到伤害,应严惩之;又一日上课,一学生要求如厕,老师害怕他在厕所滑倒,前往陪伴,谁知老师离开课堂期间,学生相互打闹受伤。家长状告教育部门:该教师上课期间擅离职守,致使学生打闹受伤,应严惩之;又一日上课要求如厕,于是该老师带领全班一同前往厕所。家庭状告教育部门:该教师玩忽职守,上课期间不传道授业,应严惩之。

“老师,我要上厕所。”这话听着并不新鲜。吃喝拉撒,如食色之性,人皆有之。要上就去上贝!有什么好写的?我想,绝大部分家长或者没有做过老师的人都会毫不置疑地这样想。但是,我这里要说的是,当我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教了个遍的时候,给不给学生在上课期间上厕所,的确是个技术活。不要简单地认为不让学生上课期间上厕所就是不人道,不重视人权,这里还有诸多变数呢!

在某些省市出现学生因为课间集中上厕所导致厕所倒塌出现学生群体性伤亡的惨剧后,这些地方的教育厅就出台必须允许学生上厕所的规定,甚至连教育部还出台这样的规定;在有些学校因学生在教室尿裤子被家长投诉媒体谴责后,当地教育局也出台文件规定必须允许学生课堂期间上厕所,并且把意义上升到人权的高度;有些学校的校长出国考察看到学生在课堂期间可以自由去上厕所,认为,上厕所是人的本能和基本人权,怎么可以在课堂上压制人性的本能呢?必须给学生上厕所的权利。于是规定全校老师必须允许学生上课期间去上厕所。

以上林林总总,都是有道理的,但又都是犯了简单思维的毛病。伟人告诫我们,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具体分析具体解决。不能搞一刀切啊!对于一些落后到厕所会被学生踩倒的地区,我想,出台必须允许学生在上课期间上厕所的规定简直就是一种侮辱,看起来很人道,其实无耻之极,当地政府简直连猪都不如,随便花点被浪费的钱给学校建个结实的厕所也好过你下这个文件。还有那些因为学校设计严重不合理导致学生因下课期间集中上厕所发生踩踏事件而要求允许学生课堂期间可以上厕所之类的规定,这里不作讨论,因为讨论这个远不如建多几个厕所来得更实在。至于认为学生在课堂期间上厕所是人的基本权利,这观点没错,但犯了简单主义的倾向。下面我将慢慢道来。

在我教一年级的时候,我发现,一旦有学生举手上厕所,而我又答应了他的话,立即就会有一大片的学生举手要求去厕所。并且,他们根本就不是去上厕所,纯粹就是为了出去追打一下图个乐子。这种现象会一直维持到二年级,到三年级才会逐步减少。我就亲眼看过有些一二年级的班级,上课期间一大群学生又跳又闹地跑向厕所,有些还在厕所里里外外玩起了藏猫猫,气得老师出来大喊才把他们一个个撵回教室上课。这样的课堂效率可以想象是如何的低下。但是,一年级的学生确实自控能力较差,毕竟年纪小嘛!不给他上厕所还真会发生尿裤子的现象。有时吃坏了东西拉肚子,这是很紧急的事件,很少人能忍住的,你不给他上厕所后果更严重,直接就往裤子里拉。所以,不给学生上厕所,肯定不行。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果给吧,很快就有学生跟风出去玩,如果不给吧,一旦发生学生憋不住尿裤子的情况对学生是个巨大的伤害,不但对身体有害,而且以后可能就会有同学拿这事来取笑他/她。怎么办呢?我的办法是,首先,开学第一天的入学教育就要明确宣布,现在是小学生了,要养成下课期间去上厕所的习惯。课堂上如果要上厕所,必须举左手。这里要特别说明一点,学生只举左手,不要举右手,因为举右手是用来回答问题的,而举左手是专门用来表示我要上厕所的。另外,这里还要强调,只需要举左手,不需要说话。这点非常关键,因为,如果他一说:老师,我要上厕所。完了,很快就会有一大片的学生也跟着嚷嚷要上厕所。所以,规定:上厕所的举手,说话的不要。看到学生举手后,老师要根据形势作出判断,一般情况下,得让他去上厕所,因为一旦不让,有些胆小的孩子可能会使劲憋着也不敢举手,最后真会闹出尿裤子的事件,而且对身体非常不好。不过,这里要特别提醒,老师让他去上厕所,千万要低调,不要哗啦啦地大声宣布:啊,XXX同学,要上厕所啊?快去快回啊!晕,这样又完了。低调啊,低调!生理功能谁都有,不是你的特异功能,老师别发现新大陆一样地说话,可以用眼神示意他去,如果师生间的默契还没到这一步,那可以假装随意地边讲课边走到这位学生的身边,拍拍他,示意他可以去上厕所。总之尽量像搞地下工作一样,一切在悄然地发生着。另外,有些一年级的同学还分不清左右手,或者觉得这样分左手右手太麻烦,这样的话,也可以让他们按平时习惯举右手,只是看到学生举手后,老师仍然要悄悄地告诉他可以去上厕所。虽然用了这个办法,但也有可能仍然会有些学生很聪明,很快就学样,也跟着举手表示要上厕所。这个时候就得清醒了,一般情况下,看学生的脸色,有些平时特喜欢出去疯的,他举了手也不要轻易给他去。有些平时就比较安静腼腆的,就得让他去。还有,不要两个人同时让他们去,必须等前一个人回来后才给第二位同学去。这些方法主要是针对一二年级的孩子比较适用。

等到了三年级,学生的自控能力越来越强了,课堂不能上厕所的规则也开始成为默认的课堂概念了,学生从一二年级课堂期间准不准许上厕所的概念过渡到课堂期间不应该去上厕所这个概念了,这时,就不要提什么上课不能上厕所这样的话题了。学生已经知道,如厕问题,是应该在下课期间解决的,课堂期间如果确实出现内急,又或者吃坏东西拉肚子忍不住的情况下,也有权利要求去上厕所,但不应该影响别人上课,在取得老师的默许下得悄悄地去,悄悄地回。一般情况下,从三年级开始,就很少学生借上厕所的名义出去溜达一圈或跟同学找机会一起到厕所聊个天什么的现象。如果有这种现象,这已经远远不是上厕所的问题了。这名学生的思想、行为、学习都可能遭遇到较严重的问题。这是另外的话题。

从五年级开始,老师要特别注意的是有部分女同学开始进入青春期,这时她们往往会频繁地“上厕所”。对于这种情况,老师必须网开一面,允许她们去上厕所,因为,不是每个家庭都能很好地指导女孩子做好青春发育时的卫生保建。有些家庭父母本身这方面的意识非常淡漠,甚至连卫生巾都不知道给孩子准备,所以,老师们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女学生要特别关照,必须允许她们去厕所“照顾”自己,以免闹出极为尴尬的事情。

小学高年级时候,有极个别学生(特别是男生)由于学业表现极端糟糕,已无心上课了。他们也会以上厕所为借口来逃避课堂。对于这类学生,老师宜采取无规律式做法,即有时允许他上,有时不准他上。万万不要让他摸到老师的规律,老师也不能被上厕所是学生的基本权利这一观点所左右,总之要把局面控制在自己手中,不能让这类学生牵着鼻子走。最重要的是,不能让他们认为,只要我提出上厕所,老师一定准许我去。然后他们就可能在厕所里蹲半天不回教室,更恶劣还可能到校园外面去。如果班上有两个或三个几这样的学习崩盘型学生,绝不能让他们同时去厕所。另外,我个人经验:不能同时让两个同学去上厕所是一条课堂的重要原则(如果有朋友拍砖,我理解,但我确实是这样干的,我一直这样做,但从没对学生说过。我不会同时让两名男同学或两名女同学一起去上厕所,如果有两个男同学或两个女同学同时举手表示要上厕所,必须等前一个回来后才会让后一人去,这是对高年级适用的,中低年级,不分性别,两人同时要求上厕所,一律不行,必须前者回而后者往)。虽然结伙畅游厕所这种情况极少,但并非没有。所以,处理这类学业高度困境在校问题突出学生的上厕所问题,更考验老师的判断力和智慧。

前段时间和同事讨论到了关于学生上课期间给不给他们上厕所的话题。整理出我的基本观点和做法。这些观点和做法,可能不适用现在的人权观,不少朋友会从这个角度来质疑和反对。不过,我始终认为,对这个问题既要充分肯定学生上厕所是他们的基本权利,也是人的本能需要,但同时不能犯这种简单思维的毛病,必须灵活处理。简单地规定学生课堂期间不准或允许上厕所,这是无益的。因为,人是极其复杂的,在课堂实践中有非常多的变数,这里更需要的是老师从课堂实践中准确地判断情况,合理地作出允许还是不允许学生上厕所的决定,作出允许这个不允许那个学生上厕所的决定,作出允许这个时候不允许那个时候学生上厕所的决定,作出允许这个学生先那个学生后上厕所的决定。这些决定,我想,并不能简单地就认为就是对人权的侵犯,不能简单地批评学校管理,不能简单地批判师德。面对一个五十来人甚至更大规模的班级,课堂管理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在课堂管理的基础上进行有效的教学,这里的困难没有那些没做过老师的人所认为的那么简单的。要说不人道,班级规模这么大,这个前提就已经不人道了。所以,学生上课期间上厕所,行,但要灵活处理,特别是低调处理,总之不要把老师困在厕所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