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龙仔Blog

A strong man can save himself. A great man can save another.

回不到过去

| Comments

我说,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重新读我的大学。小马说,能重新读大四就足够矣,也许是吧。

和小军生逛了一下校园,走了很多以前我们常走的路与地方,熟悉而又陌生。看着原本是自己的地盘,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没有归属感了,我感到茫然和空虚也依然未能表达内心深深的无奈感。就像《海上钢琴师》里1990说的,钢琴有88个键,我能奏出一切想奏的曲,但生活却有无数个,我怎么也没办法驾驭它们。

酒席上,我已经不是传说中的“三杯不醉”,现在估计是三瓶吧。酒只是一种形式,一个工具,我希望能像堂哥所说的“定格在这一幕”,只是我意识到,已回不到过去了,我亲爱的兄弟们。

惠斌公司搬回广州,现在和B彬、闲彬一起住,他们都说,就差我一个。我估计暂时都不会离开深圳,不用怕,小别胜新婚。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生活都推着我们每一个人的脚步。我记得B彬说,他不会离开中国,其实我也不可能离开中国的,我们都一起留在广东,留在我们相识的地方,跳舞的地方,不是吗?

我订了4:30的车回深圳,不能目送亲爱的小马哥,用短信带上我的祝福,还有我女朋友的。
可能也错过了与刘宁姐姐的见面,要等下次了。
这次回是和你们聚的,我没有找其它朋友,又要等下次了。

明天不再遥远,小马抑或是你们,都要好好拼搏自己的东西,包括舞队的,add oil~

大姐回来,我会回去
纯街舞专场,我会回去
你们毕业,我也会回去
我们很容易就见面了,不是吗?

我想起泫炫师兄的个性签名:做一辈子兄弟
这是我此时此刻想对你们说的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