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龙仔Blog

A strong man can save himself. A great man can save another.

如果Linux是美女(zz)

| Comments

如果每个Linux都是一个女人那该会是怎样?

如果Red Hat是一个女人

Red Hat是三姐妹中的老大,并且是最专横的,另外两个是Fedora和CentOS。她自称很有钱,她家里的确是做了很多生意,但是大家都知道她其实并没有钱。

Red Hat从小就被心理问题困扰,并且因此而名声在外。在处理自己的依赖性上她出了问题,但是每年她都会进行一次药物治疗,差不多是过着一种平常的生活。

如果Fedora是一个女人

Fedora非常像她大姐,但是她在努力在摆脱这个形象。因此,最近她打扮得很时髦,以自己能做到大姐做不到的事而十分自豪。然而,她还是有一些内心的心理问题。

如果CentOS是一个女人…

CentOS很尊敬她大姐,红帽姐,但是并不像她那样被金钱和权力所困扰。事实上她和她姐一样容貌出众,并且由于姐姐在商场的声誉,她获得了不少好工作,但是她有一个多金的男友,所以她都不拿工资的。

如果SUSE是一个女人…

SUSE是一个来美求学的德国交换生,和红帽姐妹上同一所学校。她最后被美国家庭收养,在美国和欧洲之间来回奔波。她英语说得十分熟练,而且特别有礼貌(好像有一点夸张)

由于在同一所学校,她要和红帽竞争,SUSE做了很多和红帽一样的事,虽然她把这些都小心眼的隐藏在表象之下。毕竟,她穿着考究、非常时髦。

如果openSUSE是一个女人…

openSUSE是SUSE美国出生的小妹妹。像她姐姐一样,如果她准备减减肥,但是实际上她更健康一些,大家都喜欢这个小妹妹。

如果Debian是一个女人…

Debian是一个有理想、有智慧的杰出女性,大多数时间她都读书和拓展视野。她精通大概有二十门语言,并且将继续学习超过四十门。由于只专注于自我修养和扩充自己的知识,她变得有点近视并忽略了自己身外的世界。不管怎么样,她的朋友们很高兴地在她有空时定期拜访她家。

如果Gentoo是一个女人…

Gentoo是她学校机器人俱乐部里第一个女会员。她观察了很多其他女孩的生活方式,认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她是一个运动员,并且非常注意饮食。实
际上,即使她不拥护任何信条,她有时候也是个素食主义者。因为一些行为准则,Gentoo有时候也会犯错误。如果谁在半夜三点钟最后一个项目完成之前起
床,又从零开始重构整个模型,那就是Gentoo了。

不过,即使有点聪明和强迫性质,Eentoo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她能穿着任何衣服,只要你想想像,如果你给她足够时间和空间让她自己做从头做起的话。她有着成功的社交生活,并且去她家/学科实验室的路路标明确,非常好走,如果你喜欢她的习性的话。

如果Knoppix是一个女人

像她的远房表妹SUSE一样,Knoppix出生于德国。和其他的女孩不一样,Knoppix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有一个叫家的地方。她大多数时间花
在旅行上,只有在偶尔帮助朋友的紧急情况下才停下来。
她多才多艺、身材丰满--她几乎和任何人都说得上话--但是她不适合做长期朋友。她说话慢腾腾,不喜欢坐下来交流。

如果Ubuntu是一个女人

Ubuntu是一个十分流行和非常吸引人的女孩,她是一个拥护者遍布全世界的非洲-美国外交家的女儿。她是众多两样美丽诱人的姐妹中的一个,并且在她们中间总是那么鹤立鸡群(她妈妈仍然不知道她已经有了孩子)。

Ubuntu是Debian的侄女,她大多数童年都在世界各地旅行。自从Ubuntu足够大了、可以掌控自己的事业后,她和Debian就必须分开了,但是她们或多或少还是友好的(如果Debian想要批评Ubuntu的生活方式)。

Ubuntu 花了很多时间培养她的爱好者基础,和她的私人秘书一起为如何在广大的群众中增加自己的形象和认可度努力工作。有点像商业女性,也有点像文化革新者,夸张一 点说,Ubuntu毫无疑问是一个摇滚明星。如果事情没有像她想像中的那样,她会争辩,而且她习惯于走自己的路。是的,她有一点变坏了,但是她知道如何给 每人一个美好的时光,所以即便如此,在过去她仍然赢得了人们的支持。

如果Linspire是一个女人

Linspire 是个有些像Prima Donna那样率真的女人。她以前有另一个名字,但是有一次在放学后被学校小霸王痛扁了,小霸王指责她用这个名字想以他的(恶毒的)流行来得到好处,最后 她只得放弃那个名字。学校里的其他女孩都对她那华尔兹般走进学校的方式感到愤怒,还有她耍资格的态度(她老是说她的想法会如何改变世界)。大多数时候她都 能自圆其说(甚至她一次又一次的改变说法,她也不会让它泄露的),想要劝说整个个学校都加入她的俱乐部(她的俱乐部原来是收费的,但是她发现人们只是来玩 免费功能的)。尽管如此,她仍然向每一个人微笑,为学校的实习生开设私人课程。

如果LFS是一个女人…

LFS是所有女人中最爱打听的了。实际上,她问的大多数是关于别人而不是自己的,真是同龄女友式的人物。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没有使她看起来骄傲自
大,因为对来来说这往往有更多的是一种哲学素质--一直问你在想什么、为什么。虽然你不会说她是一个时髦的女人,但是她博学多才。她喜欢呆在图书馆,喝喝咖啡(如果你为她做的话)。如果Gentoo小姐有时间,她和LFS小姐可能会变成好朋友。

如果Slackware是一个女人…

Slackware是最大的Linux女人。她可以做常青藤联盟学校哲学博士的优秀候选人--她无疑和她的年轻朋友Gentoo一样灵活--但是没
有她的野心勃勃。
Slackware细心照料一大家子的孩子,热爱生活。她并不惧怕任何最新的流行除非事情要她出马,她可能是被她老公小小的哄骗了,实际上她有资格和任何
在场的女人们比一比她那苗条和性感的身材。她太优秀了,甚至都不用去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