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龙仔Blog

A strong man can save himself. A great man can save another.

做滴定的小男孩(转)

| Comments

在一个下着土的春天的中午,一个饥寒交迫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根破旧的碱式滴定管,在实验室里走着。

他问同学:”兄弟,千分之四的误差行么?”

结果被踹了出去:”不行!重做。”

再一次:”老师,能让我坐下一个实验了么?就差0.2毫克。”

“谁还做滴定啊,都在做校准。”

可怜的小男孩就这样不断的在重复。

他实在滴不动了,疲乏地缩在一个墙角里。他不敢回宿舍,因为他没有做出一组数据。宿舍里也很恐怖,分析试题可以从许多角度跑进眼睛里。

他冻得发抖,需要温暖。哪怕一个三位有效数字的温暖也好。

他的一双手几乎冻僵了。太冷了。他决定做一次滴定。

“噗!”终点做出来了,像一团温暖、光明的火焰,小男孩觉得像普化实验一样一样。终点得那么橙,那么暖,那么美!这是怎么回事呢?

滴定管空了,普化实验室也不见了。他坐在那儿,手中只有用过的滴定管。

他又滴了一管,变成一朵粉红色的光焰。

他发现自己坐在本巨大的实验报告下,比去年见到的那本实验报告还要大,还要美丽。它每一页有几千个吻合的数据。小男孩把双手伸过去,滴定管又空了。几千个数据都变成了明亮的星星。这些星星中有一颗落下来,在天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亮光。 他又滴了管。

啊,锥形瓶中出现了他日日夜夜思念的门捷列夫,他扑进老门捷列夫的怀抱。

“门捷列夫!”小男孩叫起来。”请把我带走吧!带到那没有极差,没有置信区间的地方。我知道,这管试剂一空,你就会不见了。就像那温暖的橙色终点,那美丽的实验报告,那幸福的数据一样,我什么也看不见了。”

于是,小男孩把一瓶碱液全滴了,因为他非常想把门捷列夫留住。

锥形瓶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照得周围比白天还要明亮,门捷列夫是那样慈祥,他把小男孩抱起来了,他们在光明和幸福中飞走了。越飞越高,真的到了没有极差,没有置信区间的地方。

到了下午,人们看到小男孩仍坐在墙角里,他双颊通红,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可是,他已经死了,累死在实验的中午,他手里仍握着一瓶用光的0.1023mol/L的NaOH。


from:
http://blog.xiaonei.com/GetEntry.do?id=278318782&owner=233579466

Comments